6月30日起,美国2000亿加税可申请排除!
信息来源:焦点视界    发表时间:2019-06-28 09:36
 

 

6月19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公告,准备正式启动2000亿美元征税清单产品排除程序。

可以说,这是美国加税影响最大的一份清单,目前美国启动排除申请,值得所有利益方引起重视!

 

 

 

公告部分截图

这是针对自2018年9月24日开始正式加征10%关税的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豁免,在今年5月10日,这批商品的加征关税税率上调至25%。

清单涵盖6031项产品,占据了中国2017年向美国出口总额的38%-46%。清单不仅仅包括了电机电气设备和机械器具等高端制造业行业,很多低端制造业产品(如棉花、纸板纸浆、木制品等等)和消费品(如食品、纺织品、家具)也位列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

① 产品排除决定效力具有排除追溯期,这就意味着一旦获得豁免,多缴纳的关税可以退还,此后也不用再加。所以排除申请一旦通过,无论是对于中国出口商还是美国进口商,都是极大的利好。

② 获得豁免的特定产品并非仅限于申请豁免的公司。等于说一家企业申请获得豁免,则这个产品的豁免并不限定于特定的出口商和制造商,一人栽树,众人乘凉。

此前,美国已经公布了5份加税豁免清单,针对的则是2018年7月6日开始加征25%关税的340亿美元中国商品。

如何申请排除?

美国2000亿关税加征产品排除申请地址:

http://exclusions.USTR.gov

该网址将自2019年6月30日起启动运行。申请截止日期为2019年9月30日。

需要提交的信息包括:

1. 联络信息;

2. 产品10位美国海关编码;

3. 详细的产品描述;

4. 申请人处在的贸易环节;

5. 产品在美国的可替代性;

6. 产品在第三国的可替代性;

7. 寻找替代产品所作出的尝试;

8. 2017年至2019年第一季度采购原产于中国的该产品数量和金额;

9. 2017年至2019年第一季度采购原产于第三国的该产品的数量和金额;

10. 2017年至2019年第一季度采购原产于美国的该产品的数量和金额;

11. 公司2018年和2019年第一季度的营业收入;

12. 该产品是最终产品还是生产最终产品所需的;

13. 自2018年9月开始征收额外关税是否对贵公司或其他美国利益造成了严重经济损害;

14. 其他支持性信息;

15. 您是否申请过340亿清单和160亿清单涉及产品的排除;

16. 该产品是否具有重要战略意义或者和“中国制造2025”或其他中国的产业政策相关;

17. 其他相关附件。

 

 

英文版部分申请表

 

这家企业抗辩成功,获得豁免!

这里有一家浙江企业通过抗辩成功获得关税豁免的案例。由于它的完美抗辩,全中国的精细化工、原料药跟制剂出口企业产品全部得到了关税豁免。

这家企业的产品被列入了2018年7月6日正式开征的第一批价值340亿美元的商品清单中,加税税率是25%。它的外销产品中,有30%销往美国,大部分出口产品都以价格优势取胜,利润微薄,如果产品被征收25%的额外关税就会完全失去竞争力,届时市场就会被欧洲或是印度的厂家占据。

当产品被列入征税清单时,它就意识到——事态严峻!

它立刻组织了力量去美国参与了抗辩,通过公众评议程序,最终成功获得了关税豁免,并且由于它的抗辩,全中国的精细化工、原料药和制剂出口企业产品全部得到了关税豁免。

这家企业是浙江医药,它究竟是怎么赢得胜利的?

该公司派出的代表、首席科学家赵俊兴是一位美籍华人,他从一开始就意识到要运用美式逻辑和思维解决问题。他第一时间找到美国一家律师事务所,着手整理逻辑性强的证词。

了解到美国国内现在最受关注的是“鸦片危机”问题,特朗普于2017年宣布全国进入阿片类药物滥用的“紧急状态”,还为此专门成立了打击药物成瘾和阿片危机委员会,赵俊兴在听证会上指出,中国在这场危机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因为受感染的吸毒人员在美国标准治疗方式是使用万古霉素,这种给病人最关键的用药是一种抗耐药菌的“超级抗生素”,但它在美国已经不生产了,而是直接从中国进口,而浙江医药生产的万古霉素就占到了全球产量的50%,如果美国通过加征关税打击中国产品,就只能从第二大来源国印度进口,而事实上印度厂家已被中国收购且原料都在中国采购,关税并不能惩罚到中国。

第二,抓住美国对华征税的根源。301调查根源是“对知识产权的侵犯”和“中国政府的产业补贴政策”,按此说法,满足这两点才会被加收关税。而浙江医药万古霉素的抗辩依据是:未侵犯知识产权,未低价倾销,不享受政府补贴,产品按规范的cGMP生产,拥有完全自主产权,这和美国要打击的对象并不相符。但要在听证会上说服美国贸易代表,还需要更多强有力的理由去支撑。浙江医药之后还积极寻找真实案例作为证据,证明自身是一个尊重知识产权、不会侵权的公司。 

第三,赵俊兴在抗辩中强调背后受伤害群体——万一关税造成药品短缺会伤害到最弱势人群,比如复方蒿甲醚供与美方军人的关系,在发现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副主任曾是美国军队的律师后,赵俊兴随即在听证会上调整了部分证词,详细阐述复方甲醚蒿和美国军队合作的问题,在抗辩中阐述了加征关税对将来美国军方产生的影响,并向美国提供了更多关于替代国供应商的具体细节。

比如,复方蒿甲醚是一种用于治疗成人和儿童疟疾的处方药,且每年有超过100万片复方蒿甲醚供美方军人使用,而浙江医药是FDA批准的全球唯一除诺华意外的生产基地,生产出来的复方蒿甲醚是原研药,而不是仿制药,直接供货给美国军方,作为军人随身携带的药包里的常用药。

军人的地位在美国非常高,可以说是“再苦也不能苦大兵”,这对于抗辩来说是非常有利的理由了。

第四,证明其产品的不可替代性。整个听证会上,浙江医药的代表没有强调自己在项目上付出多少时间和精力,而是重点证明浙江医药生产的复方蒿甲醚和万古霉素两种药剂,中国供货源具有不可替代性。

 

赵俊兴的陈述结语

最后,美国经过征求意见和举行听证会后,又进行了一次全面调查,最终同意把从中国进口的所有药品从301征税目录中删除,包括最关键的原料药和制剂产品。

那么,抗辩失败的中国企业犯了什么错误呢?根据赵俊兴的总结,大多数公司应辩时基于价格出发,论述价格提高、成本增加会对企业和美国消费者产生什么影响,这样的应辩说服能力差。

在另一场决定160亿美元商品是否加税的听证会上,唯一一家现场抗辩的中国企业是江苏中天科技,他们公司生产的导线和电缆在加税清单上。在听证会现场,中天科技的抗辩理由,一是加征关税最终影响的是客户和美国消费者;二是中天生产的产品不会对美国造成国家安全威胁;三是相对于在美国的竞争对手,中天科技所占市场份额并不是最大,它在美国市场占有的份额上只能排第四(前三是中东、印度的企业),所以没必要对它征税。

万万没想到的是,美方听了之后的反应是:“既然不是最大的,对你征税也没关系。”

与强盗谈判,就要用强盗的逻辑。中国企业在出海这条路上,要学习的“潜规则”还有很多、很多。

根据浙江医药的抗辩代表的经验,大多数抗辩失败的公司应辩时基于价格出发,论述价格提高、成本增加会对企业和美国消费者产生什么影响,这样的应辩说服能力差。这家企业的思路是重点证明了中国供货源具有不可替代性。

所以有意申请豁免的企业,可在6月30日申请启动之后,与美国客户共同准备有说服力的材料,尽量运用美式逻辑和思维解决问题。

 

(信息来源:焦点视界)

 



    

@版权所有: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佛山市委员会 粤ICP备:15035747
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五峰三路11号佛山口岸大楼 邮编:528000
出证认证部: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季华五路28号市行政服务中心5楼527-529
电话:12345(出证认证部)82510532(展览信息部)82305225(办公室)公安机关备案号:44060402000051